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儿童文学

陈子善:张爱玲《传奇》初版本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20:14

陈子善:张爱玲《传奇》初版本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有些重要的年份是不能忘记的。

譬如,1921年,郭沫若的《女神》和郁达夫的《沉沦》问世;1923年,鲁迅的《呐喊》问世;1933年,茅盾的《子夜》问世;1934年,沈从文的《边城》和曹禺的《雷雨》问世,等等。

1944年,同样是个值得关注的年份,就在这一年,张爱玲的中短篇小说集《传奇》横空出世了。

是年,张爱玲25岁。

  《传奇》初版的确切时间是1944年8月15日,上海“杂志社”印行,平装。

此书开本和装帧的别致,不能不令人惊讶。 14菖的异型开本,接近于方形本了,在现代小说集中实在很少见。 封面、封底和书脊清一色的孔雀蓝,连书顶都涂上了孔雀蓝。 封面左半部分“传奇张爱玲著”六个黑色隶书顶天立地,再醒目不过。

这样奇特的装帧风格,倒很符合张爱玲我行我素的行事作派。

书中并未注明装帧设计出自何人之手,不像《传奇》再版本和增订本出版,张爱玲在序中对装帧设计者作了明确的交代。

但是1944年9月10日出版的《小天地》第二期“文坛影坛”栏里的一则报道,透露了其中秘密。 《小天地》是班公(周炳侯)主编,张爱玲是《小天地》的作者,在《小天地》上发表了《炎樱语录》、《散戏》、《气短情长》等作品,所以《小天地》的报道应非空穴来风:  张爱玲的短篇小说《传奇》,亦由杂志社出版,列入“杂志社丛书”。

该书装帧极古雅大方,由张爱玲自己设计。   《传奇》再版本是1944年9月25日出版的,这则报道是9月10日发表的,因此文中所说的《传奇》,只能是指8月15日出版的初版本。

也就是说,《传奇》初版本的装帧设计正是张爱玲本人的手笔。 然而,这毕竟只是“孤证”。

直到整整四十年之后,张爱玲在她生前出版的最后一部著作《对照记——看老照相簿》(1994年6月台北皇冠出版社初版)中,谈到母亲对她的影响时,才正式揭晓了这个谜底:  我第一本书出版,自己设计的封面就是整个一色的孔雀蓝,没有图章,只印上黑字,不留半点空白,浓稠得使人窒息。

以后才听见我姑姑说我母亲从前也喜欢这颜色,衣服全是或深或浅的蓝绿色。

没想到对色彩的偏爱也有遗传。 除此之外,《传奇》初版本的版式也很独特,无扉页和环衬,“目录”印在第一页反面,第一页正面正中印有孔雀蓝色的两排竖行字:  书名叫传奇,目的是在传奇里面寻找普通人,在普通人里寻找传奇。

张爱玲  短短二十多个字,却是解读《传奇》的一把钥匙。 如果仿《鲁迅全集》体例,这句话可以《“传奇”题词》为题作为张爱玲的佚文。

  “目录”之后有一插页,是张爱玲的大幅“玉照”。

现代女作家在自己作品集卷首印出近照,大概也自张爱玲始,张爱玲后来还专门写了《“卷首玉照”及其他》为自己辩护。

笔者所藏《传奇》初版本张爱玲“玉照”右下角有她本人潇洒的英文签名,用蓝黑钢笔斜署:“Eileen”,虽然无上款,仍无疑是张爱玲的签名本。

  张爱玲看重《传奇》初版本,亲自设计装帧,亲自校对(当时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潘柳黛曾在《记张爱玲》中回忆道:“她为出版《传奇》,到印刷所去校稿样,穿着奇装异服,使整个印刷所的工人停了工。

”),因为这是她的处女作品集。

张爱玲那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出名要趁早呀!”也是由此书而引发,她在《传奇》再版本的《再版的话》中说得很明白:  以前我一直这样想着:等我的书出版了,我要走到每一个报摊上去看看,我要我最喜欢的蓝绿的封面给报摊子上开一扇夜蓝的小窗户,人们可以在窗口看月亮,看热闹。 我要问报贩,装出不相干的样子:“销路还好吗?——太贵了,这么贵,真还有人买吗?”  呵,出名要趁早呀!  《传奇》初版本无序跋,作品收入《金锁记》、《倾城之恋》、《茉莉香片》、《沉香屑:第一炉香》、《沉香屑:第二炉香》、《琉璃瓦》、《心经》、《年轻的时候》、《花凋》和《封锁》等十篇中短篇小说,大都已成为现代小说的“经典”,正吸引着中外研究者不断地探讨。

笔者感兴趣的是,“杂志社”为什么出版《传奇》初版本?当然,《金锁记》、《倾城之恋》等最初都在《杂志》月刊上揭载,再结集出书也是顺理成章,但下列两条至今未受到注意的史料是很有意思的:  抗日战争开始后,上海成为孤岛,并为日寇和汪伪所盘踞,袁殊在党的授意下,“公开投敌”,串演反派角色,但还主持一张报纸——《新中国报》和一个刊物——《杂志》。 而且,这两个报刊虽同属汉奸性质,却为我地下党人掌握,在宣传上起到了真正汉奸报刊所起不到的作用。   (袁殊抗战期间)出任江苏教育厅长,并在沪出版《新中国报》,以共产党员鲁平(鲁风?)主笔政,又发行大型杂志,即以《杂志》为名,爱玲为撰长篇说部,述儿女情怀,深刻不似出诸闺女手笔,一时名彰甚。

  前一条是赵风的《袁殊传略》所述(原载1992年8月南京出版社初版《袁殊文集》),后一条出自金雄白的《女作家之忆》一文(原载1964年10月香港吴兴记书报社初版《乱世文章》第一集)。

两位作者政治身份虽然完全不同,却不约而同的证实沦陷时期上海大型文学刊物《杂志》正是中共地下党组织所控制的。 后来“杂志社”在《传奇》初版本问世后举行的“《传奇》集评茶会”,也是地下共产党人鲁风和吴江枫主持的。

《传奇》初版本被列为“杂志社丛书”之一,足见当时袁殊、鲁风等中共地下党人对张爱玲文学才华的赏识,小说创作成就的器重。

  有趣的是,有张爱玲英文签名的《传奇》初版签名本存世还不止一本(详见金良年作《两种珍贵的名家签名本》,载2006年12月29日《上海新书报》)。 由此或可推断,当时虽还不时兴作家“签名售书”,但张爱玲向经售的书店提供了一批有英文签名的《传奇》初版本,以增加读者的购读兴趣,却是完全可能的。   《传奇》改写了中国现代文学史,初版本之后,又有再版本(1944年9月25日“杂志社”再版)和增订本(1946年11月上海山河图书公司初版),那是另外的生动故事了。     。

上一篇:过半都市精英选择北京高端婚介所征婚相亲婚恋百科 - 北京京城邂逅高端征婚网站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