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儿童文学

苏峻,苏小荷血棺丧门咒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5-15 20:28

《血棺丧门咒》作者是思念之秋,男女主角是苏峻,苏小荷的小说,血棺丧门咒讲述了:二老癞玷污了疯女人,全村人惨遭“血棺丧门咒”!为了保命,我把埋地里5年的未婚妻挖了出来。 五年不见,她面容如生,从一个黄毛丫头长成了女神。

好吧,外公说我要跟她洞房……精彩章节这时是枯水季,河水并不大。 但是二老癞一沉入水中,就没了动静,甚至连水花都没激起一朵。

我急忙奔到了河边。

这时的河水平缓而清澈,十米之内河底的石头都一清二楚,但二老癞没了踪影,连一根头发都没见着,活生生的从这河里消失了。 我愣了一会儿,心想相对全村人的安危,他死不足惜。

突然想到疯女人还在家里,就急忙往家里奔去。 回到家,疯女人已经不见,床上的血迹也清理干净了。

我真害怕疯女人会生气,在村子里来回狂奔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疯女人。 她也从这个村子消失了。

“爷爷叮嘱我好好照顾她,不要惹她生气,我已经做到了。 惹她生气的又不是我。

”心里自我安慰着,并没有对谁说这件事。 村长一家直到傍晚才发现二老癞失踪,也是找了一整个晚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然,他们也没有怀疑到我头上,毕竟我已经整整五年没跟村里的任何人说话了。 疯女人失踪的第一个晚上,村里除了一个老人老去,并没发生什么事。

“大概是疯女人已经把二老癞给带走了,村里从此平安无事了。

”我心想着。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准备到河滩去抓坑槽里的鱼虾,发现天有点不对劲,有一层淡淡的血雾笼罩着。

村里的草木都飘散着淡淡血雾。

这种血雾淡得几乎不可见,如果不是特别敏感,根本无法觉察。

我感到有些奇怪,想着大概是气候要发生变化,不是要来台风就是要大暴雨了吧。 来到河边时,我发现河水都飘散着淡淡血雾,河水涨了些,就连整条河都变大了一点。 坑槽里的鱼虾都浮出了水面挣扎着。

一条巴掌大的罗非鱼,在河面挣扎翻滚了十几次,最后跳到了我脚下。

而河里很多鱼也在蹦跳着,不少大鱼都蹦上了岸边。 我大喜过望,奔过去一路收拾,鳙鱼、鳊鱼、罗非鱼等等,一两斤大小的都能捡到。

不过捡着捡着我就全倒了,因为我看见了更大的两三斤、三四斤的大鱼。

我捡了满满一桶大鱼,满载而归。

我并不是贪心之人,那个年代没有冰箱,鱼放久了肯定得发臭。

弄够三两天吃的就够了。 村人很快也发现了河岸有大批的鱼捡,有的挑着箩筐来了。

村长女儿也拖家带口的来了,很快就在一处芦苇丛里呼天抢地的,围观的村人议论纷纷。

我挤进去一看,是二老癞的尸体,身上布满锐牙利爪的痕迹,像是被毒蛇猛兽撕咬过,胸口更是显出白森森的骨架,一双眼睛瞪得牛眼一般,瞳孔灰白灰白的。 二老癞是在桥下失踪,但他的尸体却在上游出现。

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心头一跳,念了声阿弥陀佛,转身就走。

不关我事,是他自己跳下河失踪的。

回家把肥大的鱼煎得鲜香,刚想大吃一顿,这时邻村的人急匆匆的敲响了我的家门。 “你外公在电话里让我告诉你,龙湾村已经变天,河里游的、天空中飞的、地里长的,除了已经收割的,都碰不得,更不能吃……”一看到我在煎鱼,邻村人就大惊,赶紧连锅带鱼一起扔到了外面的竹林里。 “真的吗?我外公来电话了?”我大喜若狂。 “另外,你外公让我转告你,变天不用惊慌,你不用逃,全村人都逃不掉的。 中午十二点把你未婚妻的坟墓给撅了,打开棺材,事先准备好一些固本培元汤,给你未婚妻灌下去。 然后你再跟她行夫妻之礼,为她输送阳气。 接下来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邻村人一连把这话重复了三遍,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疯女人要害死全村人?”我按着他的肩膀拼命摇晃着,我心中最大的疑问。 “因为……龙湾村全村人都该死,他们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邻村人哆嗦着嘴唇说。 “为什么我一直都没听说?”“不单是你,龙湾村以外的人,基本没听说的。 因为龙湾村的人,一起把整个事情都遮掩了下来,封锁了消息……”“但小荷是无辜的呀!为什么连她也要害死?”“据你外公说,那只是误伤。 所以你的未婚妻还会醒过来的……好了我走了,再迟就来不及了!”邻村人话还没说完,就屁滚尿流的离开了,片刻不敢多逗留。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我脑海里浮现。

我感到整个龙湾村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也将会导致整个龙湾村人灭绝。

龙湾村要变天?全村人都逃不掉?掘开小荷的坟墓?行夫妻之礼?面对邻村人的交代,我惊疑不定。

不过既然是外公交代的,那我唯有相信照做就是了。 于是我就跑到了河边,大声吆喝着,把外公的话转达了出去,让他们别吃鱼。 但是村民们都置若罔闻,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挑着大筐大筐的鱼往村里赶。 我吆喝了好几通,都没人理我,心里叹了口气,算了。 “他们都说,你外公五年前就死掉了,坟都是他们建的。

”有个十五六的丫头陈晨,见我喊得嗓子哑,好心提醒了我一句,同时指了指身后不远的金娣婆娘一家五口。 金娣家老中少齐上阵,箩筐里的鱼活蹦乱跳,个个眉开眼笑。

金娣的男人陈建国我知道,是个水泥匠,在两阳市带着一支建筑队,听说专替城里人修墓筑坟。 我对陈晨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好心没好报,咒我爷爷干嘛。

到了九点多,草木、龙湾河水散发出来的血雾渐浓,甚至从田地、房屋里都渗出了血雾,已有不少小孩子,加上部分灵觉强的大人都看到了,一时间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这时龙湾河上游的河唇、山角、旧楼等村庄,甚至包括龙湾村的后山,普遍降下特大暴雨,唯有龙湾村滴雨不下,一层血雾压在半空,阴阴郁郁的。

上一篇:苏峰,紫芸全文章节目录

下一篇:苏州小升初择校之振华中学专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