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儿童文学

罗素自述(三十八、对性的过分关注是性压抑的结果)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13:48

罗素自述(三十八、对性的过分关注是性压抑的结果)

  一个研讨性问题的人往往会遭受某些人的攻击,说他对于性是过分迷恋了。

除非他对这一问题的兴趣实在太大,否则被人们这样指责是很不划算的。 不过这种指责通常只是针对那些主张改革旧的性道德的人,而那些煽动人们去欺辱妓女的人、那些主张立法惩治有自愿的婚外性关系者的人、那些斥责女性穿短裙抹口红的人以及那些在海边转悠以发现泳装太露的人是不会受到这种指责的,其实他们也许比那些主张性自由的人更加迷恋于性。

严厉的性道德往往反映了强烈的淫欲;主张严厉性道德的人实际上满脑子是淫秽的想法。 这种人的思想之所以不正确,不仅是因为其思想包含着性的成分,还因为他们的道德观是不正确的,无法清楚明白地思考性问题。

  性跟饮食一样,都是人的本能需要。 我们指责那些贪吃和贪饮的人,是因为饮食本来在人的一生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他们做得太过分了,为了口腹之欲而花费了太多的精神和情感。 如果他们是合乎常情地享受饮食之乐,我们是不会指责他们的。   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人是贪吃的;他们虽然有点让人瞧不起,但不会遭受太严厉的指责。

即使如此,那些从未有过缺乏食物体验的人很少有过分迷恋于食物的情况。

大多数人是一吃完饭就去想、去干别的事情了,直到要吃下一顿饭时才会又想起吃饭这事。 而那些苦行者的情况则正好相反,他们除了能够维持生命的最低限度的饮食,被剥夺了这方面的一切享受,于是他们整日想的是美味佳肴。   我想说的是,道德家们对待性,就应该像一般的人对待食物一样,而不应该像那些苦行者那样。 性跟饮食一样,是人天生的需要。

确实,一个人没有性方面的东西也能够活下来,而离开了饮食就不能生存。

但从心理的角度看,性欲和食欲是十分相似的。 性欲若受到压抑,就会极大地亢进;它若能得到满足,就会渐渐地平息下来。

当紧张的性欲得不到释放时,一个人会不顾一切地专注于此事,作出一些反常的举动来,过后他自己也会感到疯狂。

性欲就像食欲一样,越是被压抑就越是被激发。

我看到许多孩子不要家里为他准备好了的苹果,反而跑到花园里去偷苹果吃,尽管家里的苹果又红又甜,而偷来的苹果却是青涩的。 同样的情况,基督教的教义和压制反而刺激了人们对于性的兴趣。   最早抛弃旧习俗道德的那一代人,确实有滥用性自由的情况;但无论其观念是好是坏,都较少过去旧道德教育的影响。 要防止人们对性过于迷恋,就应该给他们自由;但仅仅靠自由还不够,还应该将这种自由同健全的性教育联系在一起,使之成为习惯。 那些贪食的人、放纵性欲的人跟禁欲修行的人一样,都是只关注自我的人,他们的视野都受限于自己的欲望,一种是只顾满足这一欲望,一种是不惜放弃这一人生权利。 而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是到外部世界去寻求值得自己关注的东西。 有人会说,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是一个人的自然状态;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这种现象其实是人们的自然冲动遭受挫折后形成的一种病态:那些色情狂往往是性饥渴的产物,就像一个经历过大饥荒的人会很荒唐地不断地把食物藏起来一样。

如果一个人的自然冲动遭受挫折,他就无法过正常健全的生活;只有让他的所有冲动都能获得满足,才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我并不是说,人们在性方面不应该有道德和节制,正像我不想取消饮食方面的道德和节制一样。

在饮食方面,我们有三种限制方式:法律的限制、礼仪的限制和健康的限制。

如果我偷东西吃,或者在共同进餐时多吃了我那一份,或者因胡吃海喝而致病,大家都会认为我有过错。

在性方面也应该有限制,只是这种限制更为复杂,要限制的东西也更多。

一个人占有他人物品是违法的;在性方面,类似于盗窃的行为不是通奸,而是强奸,这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 此外在卫生方面主要是性病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除了医药,就要靠减少娼妓。 现在年轻人在性方面的自由度越来越大,这是十分有利于娼妓减少的。   在性受到压抑的地方,一个人的生活中就只有工作了;而为工作而工作,是没有真正价值的。 也许有人会对我说,经过统计,美国人每天晚上性交的数量,平均说来不会少于其它国家。 我不知道实际情况是否如此,我也不想否认这一说法。 我只是想说,传统道德家最坏的做法,就是把人们的性关系降低到单纯的性交动作,从而有利于他们对性的攻击。 就我所知,无论是文明人还是野蛮人,都不是仅靠性动作而获得本能满足的。 情况往往是,先有情感的冲动,然后才有性动作;一个人的性冲动要获得满足,他就应该先去示爱,先要有爱情,先要跟伴侣产生感情。 如果没有这些,或许肉体上的饥渴可以暂时缓解,精神上的饥渴程度仍然丝毫未减,这样是无法得到真正满足的。

一个艺术家所需要的自由,是爱的自由,而不是从不认识的女性那里解决肉体问题的粗鄙自由;然而传统道德家是不承认这种爱的自由的。

如果世界被美国化了,而艺术还试图复兴,那么美国就得作出改变:那些道德家应该变得不那么道德,而那些不道德的人应该变得有道德一些。 总之,他们都应该认识到:在性关系中还有价值更高的东西,而且人生的幸福也许比一张银行存单更有价值。   ——婚姻与道德  (黄忠晶译)。

上一篇:大范围雨雪将袭中东部没有京津 网友调侃雪没办下来进京证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